文 | 酒颜君

休产假一直是全国两会期间的热点话题之一,此前大家探讨的重点主要放在女性休假时长和政策落实上。今年两会,有关延长男性陪产假的问题有了更多讨论。

全国人大代表林勇建议,有计划、分步骤延长男性休假天数,将陪产假与产假合并,由夫妻合休。男女双方均可在法定产假基础上申请延长假期至365天(夫妻双方休假合计),在法定产假后的休假期间,按照全额工资的75%发放工资。

来源:合肥在线

在他看来,全面二孩政策对女性就业和职业生涯发展产生显著负面影响。而爸爸只有7-30天不等陪护假,完全不足以分担照顾家庭的职责。不只林勇代表一人关注男性陪产假问题,人大代表熊思东建议将男性陪产假延至38天,写入《劳动法》。

与以往“越提倡延长女性产假越遭人反感”的状况不同,这次代表们从男性陪产假入手,仿佛让很多人看到了解决女性就业歧视、缓解生育矛盾的救命稻草。单纯从这两个目的来讲,延长男性陪产假的确没有太大争议。

正如林勇所说:“二孩政策大大降低了用人单位对女性职员录用的概率。”无论政策法规怎么完善,对女性求职者而言,因为要休产假和哺乳假,企业对她们的就业歧视始终难以消除。所以大家普遍认为,如果规定男性也延长陪产假,那么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消除用人单位的性别歧视,实现男女平等的就业氛围。

不仅如此,许多赞成此项建议的人认为,延长男性陪产假还可以大大缓解“丧偶式育儿”的焦虑,对提高生育率有所帮助。无论是否为职业女性,在丈夫参与育儿活动上都是有所期待的。延长假期意味着父亲将会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家庭,夫妻合休1年假期,在孩子1周岁时再去工作也利于儿童成长。

休假,并且还有工资可以拿,相信这是谁都喜欢的事情。其实,延长男性陪产假和之前“延长春节”“设置女性生理假”“延长陪护假”的建议都一样,愿望是好的,问题在落实。从个人家庭甚至社会角度来讲,延长男性产假都是备受欢迎的,而对用人单位来讲,至少目前不会喜欢这个方案。本身企业对女性休产假就要承担一部分效益损失,如今男性再跟女性休一样长的假期,无异于再次增大了企业的运营成本。

关于延长男性陪产假的模式世界各国都有探索。今年年初,日本的环境大臣、前首相小泉川一郎的儿子小泉进次郎以身作则,休了两周陪产育儿假。这在日本内阁大臣中,简直是开先河的事情,目的是引起公众对男性陪产假的关注。

来源:南方都市报

即便日本法律规定,父母可以共同放长达一年的育儿假。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托儿所,可以再放半年。但在实际生活中,只有不到6%的日本爸爸会休陪产假,其中大多数还不到14天,远远低于日本政府原本制定的“2020年让13%的新生儿爸爸休产假”的目标。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像小泉进次郎一样有公务员的身份,更多的新手爸爸有职场的焦虑和来自企业的限制。

欧洲国家为了提高女性就业比重,鼓励男性承担家庭责任,也曾落实了延长男性陪产假,父母合休假的政策。至于休假期间的钱从哪儿来,主要是由政府补贴家庭部分生活费,每个国家的标准不同,但也并没有到大家想象中的“生孩子比工作还赚钱”的地步,有时可能是无薪休假。

比如德国,在孩子出生后的1年内,停职在家照顾孩子的父母一方每月可得到相当于本人税后月收入67%的补贴。接下来,父母还可以享受最多24个月的产假,只是就不能带薪了。

可见,即便是在福利待遇高的欧洲国家,男性产假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,他会解决一部分家庭矛盾,但伴随着也将会失去部分家庭收入。况且,就我们国家目前的福利现状,连女性单方的产假津贴都无法全面覆盖到地方小企业,贸然推进夫妻合休长达1年的产假,恐怕很难得到落实。

从根本上看,包括产假在内的福利总是要和国家整体发展阶段相适应的,目前男性陪产假的规定和社会观念以及经济水位确实有落差,具有进一步调整的空间。至于产假整体还可以扩容到什么程度,人大代表的建议也是由各省根据财政状况等综合做判断。如果不考虑企业和社会实际,过于冒进的话,那很可能只是空欢喜一场。相反,如果能在扩充员工福利和减轻企业负担之间找到更好的平衡,那适当延长假期还是有希望的。